China News 禁闻 台灣新聞 海外中文网站 禁片网 正见百科 国际长途电话 神韵晚会 E书在线 气功 澳洲新闻 李洪志大师 Mr. Li Hongzhi 简体 正体

视频:毒食品内幕之地沟油

食品安全网   2013年05月19日 18:42   评论»  

由于制作成本低、利润额高达三倍,加上检验技术滞后及严重缺乏监管,中国地沟油禁之不绝。图为一女子在捞地沟油。(Photo: RFA)
免翻 墙直连本站: http://tiny.cc/meyarw
【大纪元2013年05月03日讯】(自由亚洲记者毕子默报导)这集的主题是地沟油问题,记者发现,背后隐藏着一条由下至上的黑色产业链:一些底层民众受聘从城市沟渠收集溲水炼油,再将地沟油供应给一些有信誉制油厂,再将地沟油冒充食用油发售。也有人贿赂基层政府机构工作人员,得到从垃圾站、屠宰场收集“垃圾肉”的专利,再将垃圾肉榨油售予餐馆或包装成高级食用油出售。由于制作地沟油成本低、利润额高达三倍,加上检验技术滞后及严重缺乏监管,地沟油禁之不绝。

深圳东门步行街上各种街头小食琳琅满目,相信大家都有帮衬过这些路边摊,但不知你有没有想过,这些“舌尖上的美食”很可能是由地沟油炮制呢?而地沟油的制作过程,简直令人难以想像。

制作业发达的深圳宝安区,区内有条村位处“无王管”地带,村内有一个垃圾堆填区,紧挨旁边就是一个地沟油生产窝点。那里的卫生环境恶劣,周围乌蝇飞舞、污水横流,地上则堆积满了腐烂的肉,味道难闻至极。

这个地沟油生产工场会专门收集一些腐肉的边角材料,然后经过加工,将瘦的制成肉丸,内脏则经过装饰后拿到市场发售。工人一边用脚踩猪肉,当它们垃圾一样,一边细心地将腐烂的肥肉、猪皮分出来,然后倒入一个大铁镬里面出油,过程中每翻动一下,铁镬都会传出一阵令人窒息的恶臭。

榨油之后,工场的工人会将它装入大塑胶桶,再送去餐馆饭店。有工人提醒记者,千万不要吃这些地沟油,说吃了会出人命。

工人:“哪里能吃!这个吃了会死人的!”

工人也许有所夸大,食用地沟油不会使人即时死亡,但香港中文大学生命科学院副教授何永成说,情形犹如慢性自杀。

何永成:“短暂时不会有反应,其实,最主要的是,就如慢性中毒,每天吸食含有污染的化学物质食物或含有物质的食物,长期吸纳会引起健康问题,最坏的是癌病肿瘤的形成。首当其冲受影响的是肾脏及肝脏。”

工场的制油的猪肉从何而来呢?答案就是工场附近的垃圾堆填区了。

堆填区侧跟的马路上,一大早就聚集了不少人。其中有个三口之家,刚刚从堆填区内收集了满满几大箱“垃圾肉”,一家人就迫不及待在路边布阵开始加工。父亲一边熟练地将猪肠上的脂肪撕下来,一边对记者说,他们一天可以加工两三千斤“垃圾肉”,再以每斤十元批发出售。他说在这一行已经打滚三年,必须“靠关系”才能将这些垃圾弄出来。

男子:“偷鸡摸狗的做呀!比打工自由一点啦。最多的时候,一天有两万斤,好多人去抢。”

说着说着,他已经裁好不少猪油。据估计,这天的收成大约会有七、八百元。等了一阵,果然有加工场的货车来向他们提货。

大家千万不要以为制作地沟油这类不见得光的非法勾当只会在偏远郊区出现,其实繁华闹市中一样有人每日穿梭其中,寻找制作地沟油的原料。

深圳福田儿童医院附近的不少餐馆都会将食物残渣直接倒入下水道,于是这带的沟渠就成为了地沟油收集热点。

周末早晨,街上行人不少,一名女子手持简陋的掏油工具,大模大样掀开沟渠盖,再将长杓伸进去,将潲水捞上来。只见她神情专注、动作俐落,一点都不受潲水的臭味影响。好快她就装满一桶潲水,眼看收获不俗,女子一脸满足。她收起工具,将潲水搬上车,准备转移到下一站继续打捞,记者看见车上已经装载了不少“战利 品”。

女子说,她到深圳十多年一直从事这个行业,已经在乡下盖了新楼房。她说,丈夫原本是乡下的农民,后来特意购买小货车,以便将地沟油生意“做大”。不过她好谦虚地说,他们只是“打工仔”,他们背后还有更大的地沟油集团。

女人说:“你们在这儿上班呀?(我们)很辛苦,没有你们工作好,哈哈哈。我们有单位,一个人哪里搞呀?弄不了多少,(酒楼)生意好就多,生意不好就不多。星期天过来,平时不好过来。”

地沟油的收集制作过程背后往往隐藏着一条黑色产业链,一些牵涉的企业更大有来头,它们借用自己的知名度和消费者对他们的的信任进行地沟油生产,因此欺骗性更高,伤害面更大。举例,四月初,宁波审判的特大制售地沟油案,制油的一个企业的销售额就近亿元人民币,销售范围遍布14个省,且该企业还一直冠有“绿色环 保企业”的光环。

我们采访的那些参与制造地沟油的人或者不会想到,他们每餐吃到的食用油,可能就是从他们的垃圾、溲水中提炼出来。

一名市民就感叹,在人坑人的社会中,没有人能够独善其身,包括地沟油生产商本身也是受害者。

“那没办法,只能接受呀。中国社会就是这样,每个人都是受害者呀,他(搞地沟油者)也是受害者呀,现在都是坑爹的社会呀。那没有办法的,这个社会是没办法了,不是这个油没有办法,这个社会没办法!这个社会已经坏得不可救药了!”

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在今年两会上表示,中国每年有350吨地沟油回流餐桌。地沟油历年来屡禁不止,一方面是政府监管不力,加上鉴定的标准滞后及检测困难;另一方面,是制作地沟油的工具简便,利润额却高达300%。

去年10月,深圳当局接报对龙岗区一个地沟油窝点进行打击。但当政府人员赶到现场时,地沟油加工场的工人已经“收风”逃跑。现场一片狼藉,只剩二十多袋尚没来得及运走的“垃圾肉”及几大罐装满地沟油的汽油桶。政府人员接收了这些物品,又将现场的炼油工具逐一砸烂。他们说,假如不仔细砸毁每件工具,原班人马很快就会回来,不用半天,他们又能够重新大规模炼油。

Email订阅禁闻 | Google Reader RSS全文订阅禁闻

feihu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