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News 禁聞 台灣新聞 海外中文網站 禁片網 正見百科 國際長途電話 神韻晚會 E書在線 氣功 澳洲新聞 李洪志大師 Mr. Li Hongzhi 簡體 正體

視頻:毒食品內幕之地溝油

食品安全網   2013年05月19日 18:42   評論»  

由於製作成本低、利潤額高達三倍,加上檢驗技術滯後及嚴重缺乏監管,中國地溝油禁之不絕。圖為一女子在撈地溝油。(Photo: RFA)
免翻 牆直連本站: http://tiny.cc/meyarw
【大紀元2013年05月03日訊】(自由亞洲記者畢子默報導)這集的主題是地溝油問題,記者發現,背後隱藏著一條由下至上的黑色產業鏈:一些底層民眾受聘從城市溝渠收集溲水煉油,再將地溝油供應給一些有信譽制油廠,再將地溝油冒充食用油發售。也有人賄賂基層政府機構工作人員,得到從垃圾站、屠宰場收集「垃圾肉」的專利,再將垃圾肉榨油售予餐館或包裝成高級食用油出售。由於製作地溝油成本低、利潤額高達三倍,加上檢驗技術滯後及嚴重缺乏監管,地溝油禁之不絕。

深圳東門步行街上各種街頭小食琳琅滿目,相信大家都有幫襯過這些路邊攤,但不知你有沒有想過,這些「舌尖上的美食」很可能是由地溝油炮製呢?而地溝油的製作過程,簡直令人難以想像。

製作業發達的深圳寶安區,區內有條村位處「無王管」地帶,村內有一個垃圾堆填區,緊挨旁邊就是一個地溝油生產窩點。那裡的衛生環境惡劣,周圍烏蠅飛舞、污水橫流,地上則堆積滿了腐爛的肉,味道難聞至極。

這個地溝油生產工場會專門收集一些腐肉的邊角材料,然後經過加工,將瘦的病製成肉丸,內臟則經過裝飾後拿到市場發售。工人一邊用腳踩豬肉,當它們垃圾一樣,一邊細心地將腐爛的肥肉、豬皮分出來,然後倒入一個大鐵鑊裡面出油,過程中每翻動一下,鐵鑊都會傳出一陣令人窒息的惡臭。

榨油之後,工場的工人會將它裝入大塑膠桶,再送去餐館飯店。有工人提醒記者,千萬不要吃這些地溝油,說吃了會出人命。

工人:「哪裡能吃!這個吃了會死人的!」

工人也許有所誇大,食用地溝油不會使人即時死亡,但香港中文大學生命科學院副教授何永成說,情形猶如慢性自殺。

何永成:「短暫時不會有反應,其實,最主要的是,就如慢性中毒,每天吸食含有污染的化學物質食物或含有的食物,長期吸納會引起健康問題,最壞的是癌病腫瘤的形成。首當其衝受影響的是腎臟及肝臟。」

工場的制油的豬肉從何而來呢?答案就是工場附近的垃圾堆填區了。

堆填區側跟的馬路上,一大早就聚集了不少人。其中有個三口之家,剛剛從堆填區內收集了滿滿幾大箱「垃圾肉」,一家人就迫不及待在路邊布陣開始加工。父親一邊熟練地將豬腸上的脂肪撕下來,一邊對記者說,他們一天可以加工兩三千斤「垃圾肉」,再以每斤十元批發出售。他說在這一行已經打滾三年,必須「靠關係」才能將這些垃圾弄出來。

男子:「偷雞摸狗的做呀!比打工自由一點啦。最多的時候,一天有兩萬斤,好多人去搶。」

說著說著,他已經裁好不少豬油。據估計,這天的收成大約會有七、八百元。等了一陣,果然有加工場的貨車來向他們提貨。

大家千萬不要以為製作地溝油這類不見得光的非法勾當只會在偏遠郊區出現,其實繁華鬧市中一樣有人每日穿梭其中,尋找製作地溝油的原料。

深圳福田兒童醫院附近的不少餐館都會將食物殘渣直接倒入下水道,於是這帶的溝渠就成為了地溝油收集熱點。

周末早晨,街上行人不少,一名女子手持簡陋的掏油工具,大模大樣掀開溝渠蓋,再將長杓伸進去,將潲水撈上來。只見她神情專註、動作俐落,一點都不受潲水的臭味影響。好快她就裝滿一桶潲水,眼看收穫不俗,女子一臉滿足。她收起工具,將潲水搬上車,準備轉移到下一站繼續打撈,記者看見車上已經裝載了不少「戰利 品」。

女子說,她到深圳十多年一直從事這個行業,已經在鄉下蓋了新樓房。她說,丈夫原本是鄉下的農民,後來特意購買小貨車,以便將地溝油生意「做大」。不過她好謙虛地說,他們只是「打工仔」,他們背後還有更大的地溝油集團。

女人說:「你們在這兒上班呀?(我們)很辛苦,沒有你們工作好,哈哈哈。我們有單位,一個人哪裡搞呀?弄不了多少,(酒樓)生意好就多,生意不好就不多。星期天過來,平時不好過來。」

地溝油的收集製作過程背後往往隱藏著一條黑色產業鏈,一些牽涉的企業更大有來頭,它們借用自己的知名度和消費者對他們的的信任進行地溝油生產,因此欺騙性更高,傷害面更大。舉例,四月初,寧波審判的特大制售地溝油案,制油的一個企業的銷售額就近億元人民幣,銷售範圍遍布14個省,且該企業還一直冠有「綠色環 保企業」的光環。

我們採訪的那些參與制造地溝油的人或者不會想到,他們每餐吃到的食用油,可能就是從他們的垃圾、溲水中提煉出來。

一名市民就感嘆,在人坑人的社會中,沒有人能夠獨善其身,包括地溝油生產商本身也是受害者。

「那沒辦法,只能接受呀。中國社會就是這樣,每個人都是受害者呀,他(搞地溝油者)也是受害者呀,現在都是坑爹的社會呀。那沒有辦法的,這個社會是沒辦法了,不是這個油沒有辦法,這個社會沒辦法!這個社會已經壞得不可救藥了!」

工程院院士鍾南山在今年兩會上表示,中國每年有350噸地溝油迴流餐桌。地溝油歷年來屢禁不止,一方面是政府監管不力,加上鑒定的標準滯後及檢測困難;另一方面,是製作地溝油的工具簡便,利潤額卻高達300%。

去年10月,深圳當局接報對龍崗區一個地溝油窩點進行打擊。但當政府人員趕到現場時,地溝油加工場的工人已經「收風」逃跑。現場一片狼藉,只剩二十多袋尚沒來得及運走的「垃圾肉」及幾大罐裝滿地溝油的汽油桶。政府人員接收了這些物品,又將現場的煉油工具逐一砸爛。他們說,假如不仔細砸毀每件工具,原班人馬很快就會回來,不用半天,他們又能夠重新大規模煉油。

Email訂閱禁聞 | Google Reader RSS全文訂閱禁聞

feihu分享到: